20150212

HKT的人生論 森保まどか


http://www.asahi.com/articles/ASG995TNLG99UCVL01C.html

HKT的人生論 森保まどか 想讓鋼琴的恩師看到自己的成長


  我是從讀幼稚園大班的時候開始學鋼琴的。那時候朋友都流行學鋼琴,所以我自己去跟媽媽說了「我想學鋼琴」。但是,後來真的上的卻是把在鋼琴比賽得獎當成目標那種,非常認真的鋼琴班。其他的學生都是從三歲左右就開始學鋼琴,所以我光是跟上大家的進度就很辛苦了。上了小學以後,有比賽時都要拼命練習。一個星期有五天要上鋼琴班,每天昏天暗地地練習,根本沒辦法跟朋友出去玩。那是我第一次見識到這個嚴厲的世界。

  我只有想過一次要放棄鋼琴。那是在小二,跟朋友約好了要出去玩而被媽媽大罵一頓的時候。她罵我「是妳自己說要學鋼琴的,不練鋼琴想跟朋友出去玩,太沒責任感了」。被罵的時候我很不高興,但是後來就改變想法了。媽媽常常跟我說「找出一個自己有自信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事情吧」。對我來說,鋼琴就是這樣的東西。

  那段日子並不輕鬆,但我在後來才漸漸了解到,為了鋼琴犧牲正常的童年生活的意義。鋼琴班的老師影響重大,是我的人生中舉足輕重的存在。

  年邁的老師有股祖母般的氣質,上鋼琴班感覺就像是「回祖母家」一樣。平常她很溫柔,但是上課時卻非常地令人害怕。

  她會站在我的斜後方看我演奏,然後一一點出不好的地方。老師很重視「表現」這一點,會在樂譜上寫著「這裡要輕柔一點」之類的,一大堆的英文註記,然後翻譯完叫我背起來。裡面還有「抒情」之類小學生無法理解的註記,我是問了老師或媽媽之後才知道意思的。

  老師對失誤絕不寬恕。但即使如此,當時還是小孩子的我也能多少了解到,嚴厲一點會讓演奏進步更快這件事。只要實際照著老師說的去做,表現就會成長,所以也越來越信賴老師了。雖然會覺得為什麼要彈得這麼拼命,但當我注意到時,自己已經彈得越來越好了。

  上場比賽時我也抱著期待的心情。穿著漂亮的洋裝,站在舞台上,在許許多多的觀眾注目下演奏,讓我覺得自己非常耀眼。就算感到緊張,只要走上台就能忘卻一切。老師也說我是「比賽型選手」。

  老師很少誇獎我,但當我的比賽名次不好時,她就會安慰我說「我覺得彈得不錯啊」「是不合評審口味吧」。再再讓我覺得,她真的好溫柔。

  讀國中以後,我也漸漸到了能在比賽中得獎的程度了。得獎者的名字會貼在教室裡,讓我覺得很驕傲,感覺就像是跟老師共同獲得的成績一樣。因此,我的心中開始有了成為鋼琴或音樂老師的想法。

  就在那時,HKT48開始徵選一期生,然後爸爸偷偷地把我的照片寄出去參加了徵選。難道他覺得我適合當偶像嗎?通過第一階段的文件審核時,我因為有機會能從長崎到都會區福岡玩而感到很高興。感覺就像是去度假一樣。我不管是唱歌還是跳舞都沒有經驗,在試鏡時也表現得不好,但是還是合格了,讓我嚇了一大跳。

  那個時候我還很土,所以朋友們也都很驚訝。偶像活動對我來說是個未知的世界,所以覺得很新奇又有趣。那個時候也不知道,拍寫真照時該怎麼擺姿勢跟笑臉才好。我還曾經思考過,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拍起來可愛一點呢。

  鋼琴則因此而不學了。老師說她覺得好寂寞。好像是因為想當職業鋼琴師的人越來越少了,所以曾經對我抱有期待的樣子。

  雖然鋼琴不學了,但是學鋼琴的經驗卻在偶像活動中派上了用場。跟同學出去玩,或是談戀愛,或是認真讀書之類的事情,對偶像這個工作來說,都是不太容易達成的事情。為了完成自己的目標,必須要犧牲什麼東西這一點跟學鋼琴很像,所以我很快就習慣了這個環境。

  鋼琴成為了思考自己的個性這件事的契機。彈奏鋼琴的方式因人而異,而我的個性究竟是怎樣,我自己也還不太清楚,但是老師曾經這樣說過我。「別人可能會覺得妳適合那種流暢的美麗曲調,但是事實上妳很適合像是莫札特那種輕快、輕柔的曲子喔」。

  以偶像來說,我在大家眼中的形象似乎是偏向冷靜或是沉穩的樣子,但事實上,我在休息室會研究扮鬼臉,或是模仿別人,還被大家說是「休息室搞笑藝人」。希望有機會我可以發揮這一面給大家看,但是不知道那一天會不會到來呢?

  開始偶像活動後,就沒什麼機會摸鋼琴了,這件事讓我覺得有點寂寞。以前彈鋼琴的時候是抱著一種義務感,但當真的開始沒機會彈以後,反而有一種不自然的感覺。就在這個時候,我得到了在電視節目上彈鋼琴的機會,所以自己主動再次開始練習了。

  在演唱會上彈鋼琴的機會也增加了,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覺得「說到森保的話,就是鋼琴」。

  日前,我在許久不見以後再次拜訪鋼琴班,沒想到卻嚇了一大跳。在鋼琴比賽的獎狀旁,貼了介紹我的雜誌跟新聞剪報。真的很高興。老師說「妳長高了」,但是我已經17歲了。為了哪一天能夠讓老師連我的內在一起肯定,說出「妳長大了」,我會繼續努力下去的。


■本報記者後記

  冷靜的美人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,好像曾經被人說過「認真的表情很可怕」的樣子。她笑著說「我一直很努力在讓嘴角上揚」。但是,她也有不嚴肅的一面。在休息室會扮鬼臉或是表演模仿,是個吵鬧愛玩的人。談到這裡,她又再次笑道「我只要一玩就會被說不可以這樣」。

  在演唱會上彈著鋼琴的身影,可能會讓人聯想到教養好的千金,但她開始學鋼琴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朋友都在學。「我只是跟流行而已」。跟外表不同,開口時的她非常平易近人。其他成員似乎也常常找她討論事情。「如果我能成為像是姊姊一樣的存在就好了。因為我常常被說外表比個性成熟。」

  今年的選拔總選舉,她從榜外一舉大幅躍進到25名。她謙虛地說「這個25名是粉絲們努力的成果」。「曾經有粉絲跟我說過,現在我的實力還跟名次不符,要成為不愧對25名的人喔這樣。我也覺得他說的沒錯,所以以後還會繼續努力」。

  現在的目標是成為模特兒。17歲的目標是登上雜誌的封面,提高自己的知名度,然後一步步接近自己的夢想。「喜歡的模特兒是佐佐木希前輩。我希望能夠成為又可愛,又漂亮,還能表現出各式各樣的氣質的人。」

  HKT48的公演「手牽手」的舞台導演曾稱讚她「表現超乎預期」。這是她第一次受人肯定,受人指點,並從中成長。為了能在每天的工作中拿出成績,她總是思考著該在那些地方多下功夫,然後如何實行這些計畫。

  「既然有人對我有期待,那我就要拿出超乎期待的表現」。真是個好孩子啊。既直率又積極的17歲。我以前曾經有過這麼青春的時候嗎...。(大西元博)